— 小丸子冲锋号 —

【爆轰】谎言要去睡了(原著向|史密斯夫妇au)

不正经原著背景成年版

史密斯夫妇au

沙雕,沙雕,尤其沙雕

合集到底干什么用的(古董出山の发言

 

谎言要去睡了

1

爆豪胜己第一次看到轰焦冻的时候,是在一次英雄业余活动上。

 

这年头英雄利用知名度来搞副业的不计其数。而想要提升知名度,还衍生出了必然的产业:艹艹人设。

说来虽然爆豪的事务所从未开发过这样的业务,但毕竟人气摆在这里。网上的粉丝至今还在吃“他的暴躁只是他的保护色”“我的脆弱藏在‘去死’发言背后”的洗脑包——说句实话,真叫爆豪本人反胃:

谁再叫我一声“爆豪小可爱”,榴弹炮直接送你上天谢谢。

 

人设放在其次。为了英雄排名的投票,凡事力争第一的爆豪就算再捏着鼻子,也会对一切必须的杂志拍摄摆出pose——谁还不要被生活所迫呢?爆杀王的硬照王称号也绝非浪得虚名。

“必须要照相不可吗?”他刚从摄影棚里走出来,就听见有人这么问了句。

他转头看那人的时候,皱眉问助手,“这个摄影棚也对艺人开放?”

 

不怪他这么以为。一来对方相貌实在过于出色,一身名牌贵得闪眼;二来那股气定神闲的气质,确实颇有行走于机场万千粉丝之中仍不慌不乱的明星气场。

助手是个雄英二年级新人,估计还跳过级,脸嫩得直让爆豪遭过一次“雇佣童工”的虚假丑闻。当然,在许多杂事处理上也嫩得恰合年龄。

助手慌慌张张地翻起了pad,“是、是啊……好像是说不只对英雄开放……噢!等等,这里还有条,说是在有英雄拍摄的那一天,其他——”

爆豪直接打断了他,懒得再听他啰嗦。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那人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喧闹,转身看他的时候,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

爆豪觉得自己最近实在太闲了,闲到居然没有扭头就走,反而站在原地,视线颇为锋利地打量起了这位艺人。

或许是因为他的视线实在过于直接,而让对方无法再继续视而不见。片刻后,那家伙像所有正常人向陌生人打招呼时的那样,走过来几步,伸出了手,“我叫轰焦冻。”

而后,轰焦冻礼貌地笑了笑,“您是?”

 

爆豪挑眉。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哪块不怕死的小饼干没听过爆杀王的名字?


有的。

轰焦冻这块草莓香草夹心小饼干。

 

当年轰焦冻刚拿到职业英雄执照,在自家事务所屁股还没坐热,就接下了卧底任务,常年呆在南极和一群中二病敌人研究如何烹饪企鹅。今年好容易才回来,连句正常的话都差点忘了怎么说,进餐厅张口就点菜“海豹肉荞麦面”。自然也就来不及了解自己的同期里已经出了多少拔尖的新人。

爆豪皱起了眉,但还是回答了,用的是像被冒犯了似的拉长语调,“爆豪胜己。”

 

在摄影棚的助理出来唤人后,轰点了点头,“爆豪先生。”就作势要转身。

如果这次见面就这么结束了,两人桥归桥路归路,也就不可能再有之后故事的展开。好在这世上令人遗憾或庆幸的巧合总是不计其数。

半分钟后摄影棚的人叫住了爆豪,希望能够补拍几张。半小时后在摄影棚的临时事故里,两人并肩站在棚外发呆。

 

“去吃饭吗?”片刻后,轰主动邀请道。本质上他只是在寻找一个饭搭。

爆豪盯着轰的脸打量了整整两分钟——用解剖或是X光般的视线,才最终慎重地点了点头。

——他以为轰在邀请一个约会。

不然平白无故地干嘛脸红呢?被搭讪过多次以至于自认“认证搭讪经验丰富”的爆豪深以为然。

 

多年后两人再回忆起这一晚,总会为了到底是谁先提出的求婚而争论不休,甚至于大打出手,最终的真相却就连双方父母都没人在乎——

谁家的孩子会在见面第一天就约会,第二天就扯证?

惊天巨雷之下,谁先点的火有必要分个清楚吗?

打电话回家劈雷时的第一句话还都一模一样:“我和一个艺人结婚了。”那语气坚定得直叫双方家长在见到对方孩子的时候,就算明知底细,还以为这只是夫夫之间的小情|趣:“我丈夫帅气得就像艺人。”诸如此类的。硬生生地把一个简单的误会拖延成了往后的惊天巨料。

 

当夜的实际情况不尽其然。

怎么说好呢?

就像爆豪总责怪都是因为轰点了一瓶浓度太高的酒,导致自己酒精上头。而轰努力反驳自己没醉而爆豪醉了的唯一原因,并不在于二人酒量之差,只在于两人出店后爆豪买的那罐啤酒成了造成质变的最后那根稻草。这事的对错谁也无法分辨清楚,就像那一个晚上任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至少一开始时,他们都还正经得和高档西餐厅里每个衣冠楚楚的人一样。直到他们开始低声点菜的时候,正轨轨道上的螺丝才开始松动。

“我要一份冷荞麦面。”轰说完后,迎来了爆豪不可置信的眼神,“怎么?”他问。

“你在西餐厅里点荞麦面?”

轰正儿八经地看着他,表情认真得像个幽默绝缘体,“不行吗?”

 

啧。行行。

爆豪为自己灌下一杯酒。

 

“那这位先生呢?您需要点什么?”

爆豪放下了酒杯,“Patatas bravas。”

轰挑了挑眉。很显然,就算爆豪的发音十分标准,他也清晰地听出来了那道菜的名字。轰彬彬有礼地用帕子掩住唇角,“你在西餐厅点辣汁土豆?”这就算了,还是个西班牙菜。

爆豪举起了杯子,向他的方向挑衅地前倾,“不行?”

轰眨了眨眼,“行。”

 

剩下西餐厅服务员回了厨房用力吐槽:来了俩二傻子,在西餐厅里一个点日式菜,一个点西班牙菜。诉求何在呢?怕不是要刻意刁难我这金牌服务员?

经理严肃问道:“穿得贵吗?”

“贵。”

“那你就去刁难我们的金牌厨子吧。”

 

“平常工作辛苦吗?”在等待上菜的时间里,轰照着《如何与陌生人友好交流》一书里的步骤活学活用。

这就迫不及待想聊私人话题了。爆豪在心里冷笑一声。

“最近那些混混都安静得像死了,让我拍个杂志都能安排一整天。”

轰沉思了会儿,觉得这里说的“混混”,大抵就是传说中的“明星の激进黑粉”。

 

所谓语言的艺术就在这里了——

任人的内心如何吐槽、解读或是猜测,发生在语言交流中的时候,他们总是很难意识到自己正在鸡同鸭讲的这一事实。

 

“你呢?”爆豪回忆了下偶尔会瞥的八卦头条,确认自己之前的确没有见过这人,“刚出道?”

“嗯。”轰点了点头,“其实也不算。只是之前几年一直呆在封闭的环境里。”

哈。这就是如今正流行的,所谓……“练习生”之类的吧。

 

爆豪看着对面灯光在酒液中摇曳出光影,而那光波映照在轰的面容上。他的手指不禁转起了一柄西餐刀。

虽然口味也好、性格也好,似乎都什么都合不来。

但怎么说呢,脸对胃口不就行了吗?

就算对方一个优点也没有、一丝能力也没有,那不还有我完美全担吗?爆豪狂妄地想。

 

“你对英雄这一行业怎么想?”爆豪问出这话的时候,绝没有想过这简单的一句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只见轰望着酒杯里澄黄的酒液,似乎陷入了沉思,“……如果是暴躁、”爆豪一挑眉,“自以为是、”爆豪轻哼了一声,“过于自信、”爆豪喝下了一口酒,“对取得第一拥有过强的执念、”爆豪撇了撇嘴,“甚至于连对自己的家人都能怒吼的人……”爆豪彻底放下了酒杯。

“这样的人如果是英雄的话,”轰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而不近人情,“我绝对看也不会看他一眼吧。”

爆豪的手一颤。

至少在这个时期,爆豪的的确确不知道这个描述居然说的是自己的老丈人,就像轰此前也从未想过自己对父亲的吐槽居然能如此地和另一个人完美合拍。

 

“你呢?”轰从过去的回忆里回过神来,恢复了文雅的模样,“对英雄怎么看?”在踌躇了一个晚餐的时间后,轰看着对面男人英俊的侧脸,回想着那本书里的内容:同性之间适当地聊起女友话题可以有效减少生疏感,“想过要找英雄做另一半吗?”

爆豪立时嘴角下弯,“绝对不要。”个个都忙得要命,还全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或竞争对手。

“哦。”轰不再说话了。他总是擅长在开启一个话题后,又对接下来自己不再回应的尴尬安然处之。

 

在酒足饭饱后,他们走出了西餐厅的门,一直前行到路口。在自动售卖机前,爆豪买了两罐啤酒,再随手扔给了轰一罐。

在两声拉环被打开的声音里,爆豪想着,是时候进入正题了——看在这家伙似乎还打算拖延的份上,他愿意成为这个率先挑开遮掩的人。

“去你家,还是我家?”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快得过头,即使他们总愿意用正经——像是西餐厅,来遮掩粗鄙的真相,等到快验收成果的时候,却总像一点儿时间也不愿等待了。

 

轰怔愣了下。

爆豪不耐烦地“啧”了声,“这么晚了,还有必要再玩你猜我猜的游戏吗?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一句话的事。”

轰闻言便沉默了起来。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爆豪想要转身就走。

 

“那好吧。”轰终于长抒了一口气,脸上既像是沉思过后的平静,又像是一时冲动的草率。

他放下了啤酒罐,“那我们什么时候领证?”他面不改色、突如其来,又毫无征兆地说道。“我需要看看我的行程表。”

“哈?”比起惊讶或是被冒犯的愤怒,爆豪此刻的心情更像是听到了一个差劲过头的玩笑。

“不是你说的么?”轰依然用着那股理直气壮的淡定语气,“问我愿不愿意做你男友。”

 

哪一句哪个词说到了?他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轰,手指随意弹了下铝罐,发出清脆的声响,“在我这儿,男友的意思是……”长期炮友。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可他相信轰足够聪明到领会这个含义。

当然他对这个词的定义远不是这样。只是单从轰本人的表现,与爆豪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想要试试看的决定来说,这个词在此时此刻,只需要拥有这个含义即可。

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可他依然自说自话,“那在我这里,男友的意思,就是婚姻。”

 

要不是看在他的脸实在对自己的胃口,爆豪只会给他一个白眼加“滚!”的怒吼。但他尽量收敛了一点脾气,冷哼道,“就这样?你就是这样草率地对待要和自己结婚的人?”要是他足够冷静,也会在脱口而出的时候更小心一点。可超出意料的展开总是不容他足够冷静。

轰明显误解了他的意思。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份清晰的恍然大悟——对于爆豪来说,一点儿也不是个好征兆。

果不其然。

他眼见着轰焦冻穿着昂贵的西装,手上是足够买下一层楼的钻石手表,浑身上下连褶皱都一丝不苟。在钟楼钟声敲响的时候,轰捡起他扔掉的易拉罐拉环,半跪在灰尘遍布的街道——任来来往往的路人暗中打量,并揣测明天社会版新闻头条:《高富帅当街求婚——爆杀王?》。

世界疯球吧?

 

“请嫁给我。”轰焦冻从下往上看他,直率道。

爆豪胜己难得一丝暴怒都没有。

只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滚蛋。”


评论(17)
热度(371)

2018-10-22

371

标签

爆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