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佐鸣】他是猫(铲屎官x猫)

铲屎官X一心只想当陛下的猫猫

卡文濒秃的时候……就想挖坑哈(等等

写着玩~并不负责填坑喵~

 

他是猫

01

拉面绝不是他惯常的选择。

但选择之后,带来的结果却并不坏。

“喵~”一只不过巴掌大的小猫蹲坐在拉面店的门口,乖巧地仰起小圆脸。

它的毛被细小的雨润湿得贴合身体,这里翘起一撮,那里逆着聚起一拢,颜色也因此变深,个子小得不行,丑兮兮的。但它似乎明白自己的爪子很脏,没有走进店内,只贴着门框,一边微微地发着抖,一边弱弱地喵喵叫。

嗨,虽然咱没有颜值卖萌,卖乖也成嘛。

搞什么。见店里唯一的客人还依然不动声色,小猫哼哼唧唧了起来。这么只可怜的小喵咪坐在你面前,怎么还不给我吃的啦?

穿着校服的男孩走过来,把碗中还未动过的拉面放在小猫面前。

碗沿有些高,小猫努力地把前肢扒拉上去,粉红的鼻子一抽一抽。

“要吃什么?”

“笋干?”

小猫脸上的嫌恶表情不要太明显。

“猪排?”

小猫的眼睛亮晶晶。

“不给。”

男生筷子一拐,塞进自己嘴里。

喵喵喵???

在小猫的猫生里,第一次体会到人类这个种族的可怕:

他们会骗猫QAQ!

一块用清水洗过的鱼板出现在了它的眼前。

小猫狐疑地看着人类,当下就想用爪子硬气地拍掉——

算惹。猫界的流浪儿童并没有那个傲娇的资本。

它张开了嘴——

依然没有吃到。

???还来!

它气得咪呜乱叫。

男生用一块手帕包住了它,抬脚往店外走去,未动分毫的拉面被放在了桌上。

小猫吓得目瞪口呆:不光骗猫,还要拐卖?

好在傻猫必有傻福,这位擅长骗猫的人类只是把它带到了一间屋子里,擦干了身体,还喂了点奶。大抵是发觉了这张过于生动的猫脸上的气愤,人类一挑眉,“就这么喜欢鱼板?”

?他在说啥?

“那你就叫鱼板吧。”

听不懂啊喂!再不翻译成“喵喵喵”,我就要太阳你个仙人板板了!

“像你这样没戒心的小猫,小心活不下来哦。”

小猫歪了歪脑袋,过了会儿,恍然大悟。他非常上道地把小爪子拍上了人类摊开的手掌,“喵~”肉垫给你捏啦~

“你听懂我说的话了吗?”

“喵~”捏肉垫还不够抵报酬啊?

小猫弱弱地哼唧一声,往地上一倒:算惹算惹,肚皮也给你摸厚。

顺道在脑袋里的名单册里写下备注:这家店太贵,下次不来惹。如果把名单册翻到扉页,还能看见用爪子划拉出来的“名猫名言”:

做猫,就要够道义!【爪印】

……比如说,吃了人类的一点奶粉,就要付肉垫什么的。

 

啧。饱暖思——当然是不思进取。

你对一只婴儿猫有什么误解?

被人类养得圆圆胖胖的小猫瘫在猫型抱枕上,总结一下这一生——到目前为止三个月,觉着自己也算是个大佬级的猫物了。

为什么?

因为他已然是掌握双语的未来猫才了呀——虽然说不出来就是,但他相信,猫定胜天!持续不断的努力一定能让他有朝一日,口吐人言。他不仅能听懂人类的话,母语也没有落下。主人一出门,就去偷听隔壁猫猫夫妻吵架。

一边再吃点猫粮,滚下毛线球,看戏生活不要太开心。

就是按他那个铲屎官的说法,可能婴儿时期缺少营养,导致小脑发育得不是很好,等铲屎官回家的时候,他往往都会出现在一个神奇的角落里,撕心裂肺地叫着救命。

往往不是哪根过高的树杈,就是什么连流水型身材都挤不出来的缝隙——什么?承认自己胖?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铲屎官都说过了,“十橘九胖”。那他肯定就是那十里挑一的天选之猫了,又怎么会胖呢?

如果铲屎官能知道他这个想法,心情一定会很复杂,并从第二天起就开始制定健康减肥法。

像今天,他又在铲屎官的院子里百无聊赖地等主人回家。

没办法。当你也被卡在栅栏之间的时候,除了放空思维数绵羊,也没有什么能做的。至于为什么现在他不像在铲屎官回来时那样惨叫——

傻瓜。现在就叫了,待会儿哪有力气对铲屎官撒娇。

是的。在别的同龄小猫都已经开始学习初步捕猎的时候,除了双语技能以外,宇智波家的猫才刚刚修炼出撒娇大法Lev.100。

“喵?”鱼板感觉自己从栅栏外头被拔了出去。今天的方向不对啊。他纳闷地转头。

“真可怜!”

人类的小孩瘪嘴难过道,“放心,我会让你自由的!”

???

你是不是脑瓜里藏着猫饼?

 

一只猫。一只吃奶时起,就已成功包养了人型铲屎官的金主猫。突然有一天,空降了本街区最大的流浪猫协会。

鱼板全身一僵:那小孩是真滴有猫饼啊!

我这么一只盘靓条顺、体态富有、皮毛顺滑的猫,看着像和眼前这群难民是一伙的?

“唉,又一个被主人抛弃的可怜猫。”

“什么可怜?这叫终于逃离人类的魔爪,重回自由!”

“对对!反对宠物!自由万岁!野猫才是硬道理!”

???

鱼板被一众疯狂的传销猫员围在里头,被吵得有点头痛,还有点小害怕。他在地上扒拉了下爪子,歪着小脑袋,“什么野猫?我可是家养的!”

“……”

野猫联盟并不理解为何会有猫因为被人类饲养,而觉得高猫一等。

它们想要敲醒他:“你的主人已经把你抛弃了。”

“什么抛弃。”鱼板莫名其妙,“我是被绑架来的呀!”

而且凭什么不能骄傲呀?

他的铲屎官辣么好看。

 

虽然非常突兀地就开始了作为野猫的生活,但鱼板依然生活得非常精致,很显然是只有精致的人类,才能精心养出来的小仙男。

他总是千方百计地想要找路回家。只是或许没有长好,在有同胞可以跨越十公里当两家猫的衬托下,他就连离一条街区的家都找不到。

怎么办呢?

他只好每天定点在那家拉面店门口等待,但除了充当一只招财猫的作用以外,一直都没有等来他的铲屎官。

倒是等来了店主表达感谢的一盘猫粮。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路人情不自禁停下的脚步:

想想看,人来人往的拉面店门口,一只圆滚滚的小橘猫蹲坐角落,自带眼线的眼睛仿佛天生魅惑,但又因为海蓝的颜色而显得纯净无辜。被人拍照也不怕,还会配合摆出Pose——摆了不如不摆,还会主动喵喵着要食物——小嘴还特别挑,还会欲拒欲还的套路——花痴任你花,来摸就分手。

啧。

鱼板趾高气昂地瞅了同胞一眼:什么野猫生存技巧?我可是靠脸吃饭的猫厚。

不光如此,他还注意着,半点不愿沾染上野猫的习惯。什么在垃圾桶里找食物啦、吃完饭不擦爪爪啦。小仙男就算流浪时,也要仙仙的!

他好努力、好努力地把自己吃得胖胖的,把毛梳理得顺顺的,爪子也磨得圆圆的。

“你是傻的吗?”别的野猫都笑话他。

他才不管。

野猫界最大的叛徒,那只千方百计想回去当宠物,名字还叫鱼板板的小橘猫,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目的,哪里还顾得上别的猫说什么。

他不过就是想当那个男孩子的猫嘛~

 

“打架了!打架了!”报信猫窜了过来。

野猫联盟这会儿都在垃圾桶盖上打瞌睡。可一听这新闻,就一个个地兴奋得不行。一只只带粮拖毯子,仿佛过去农村看电影时,全村人兴高采烈地带着板凳去看新鲜。

“什么打架呀?”鱼板支起一边耳朵。

“有人类要打架!”一旁的猫兴奋不已,撺掇他,“今天别去等了。先去看热闹啊!”

“……”为什么人类打架,你们猫要这么兴奋哦?

那群不知是什么倒霉催的人类绝对想不到。这个世上不仅是人类爱看热闹。做猫也无聊啊。

整条街的野猫排成一排,迈着猫步,气势汹汹地踩着《乱世巨星》的背景乐出场了。它们还非常谨慎地没有让人类发现,一个个在房顶上占据了最佳位置,那模样,戴个墨镜加根雪茄,就能直接上抖X首页了。

“喵喵喵!”走在最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个脑袋的鱼板气得拍爪。那不是我家的铲屎官吗?欺负他铲屎官的人身后的那个小孩,就是那个“绑架犯”啊!

不知是听见了猫叫,还是心有所感,背对的男生适时转过了头。

嚯。

淡定如他都吓了一跳。

这还玩什么?都要主演专供野猫的真人秀了。

再是一阵疾风闪过。

一只猫结结实实地砸进了他的怀里。

原来就是他家的那只金渐层。蓝色眼睛,大得惊人,南瓜色毛毛,又杂又乱,坐着时圆溜得像个毛线球,上手一摸才发觉瘦得厉害。还一见到他就只会喵喵叫,绕着他的腿可劲儿撒娇。哪里像只能养活自己的气派野猫?

“做什么?”男生把张牙舞爪的小猫拎回来,“你还想给我出头?”

小奶喵眼睛圆亮,扭着小腰,肉垫粉嘟嘟,肚皮白乎乎,实力证明猫科的流水型身材。那意思好像还很惊讶:那当然呀,我当然是要罩你的厚!

嗨。不自量力届的典型。

佐助把猫捧着递出去,捏住一只小爪子,在对方脸上拍了两掌——后者哆哆嗦嗦,被宇智波祖传的杀必死眼神盯得有若石像。刚才那个场景,得戴上多少层滤镜才能觉得是两个欺负一个?

在宇智波佐助的世界里,从来只有一个欺负一群呵。

“好了。欺负回来了。”佐助把得意洋洋的小奶喵塞进怀里,搔搔小下巴鼓励一下,淡定回家。

——中二何以为中二也?

还不是宠的。

 

“拜拜!拜拜!”鱼板亢奋地对野猫观众们挥爪。

“……”真滴是很扫兴。

野猫联盟丧气地往回走。

明明买的票是《古惑仔》,进场了才发现是《小蝌蚪找妈妈》。这还能高兴得起来?

知道最叫人生气的是哪一部分?

那个“蝌蚪妈妈”还真的好看。

 

短暂的分别更胜新婚(不。

男生并不轻易放手撸猫的权利。而猫本猫也拒绝出让那双手的所有权。

别的猫,身上不能摸的雷区简直不要太多。但鱼板似乎天赋异禀,就像那张著名的揉狗狗爽度的图,摸这里“苏服”,揉那里“好苏服”,揉这里那里“全都苏服”。啧,怪不得连猫圈交际网都进不去。

佐助把他放到一边,打开了电脑。页面上尽是些宠物照片,一群主人像寒风飘零中的老父亲,恳切地求助丢失宠物的讯息。能在发布的贴后以“找到”为结束语的人总是很少。别看这个男生表面上不动声色的模样,其实背地里他都快美得找不着边了。

退出到主页面的时候,最近最热的视频自动播放了起来。一只灰色的长毛垂耳兔在视频里萌哒哒地擦脸。

久别家中的猫打了个激灵,危机感十足地猛地爬起来。他三两步就倒进了佐助的怀里,昂着下巴,眼睛瞪得圆溜溜,叫声又娇又软:我不可爱吗?我不可爱吗?我没有比那些兔兔可爱一千倍、一万倍吗?

擦脸谁不会啊?兔子有肉垫吗?兔子能喵喵叫吗?兔子有从胡子萌到尾巴,就连蛋蛋都能出周边的国民欢迎度吗?

佐助低笑了一声,揉了揉他的后颈。正在鱼板被揉得摊开手脚当猫饼的时候,打开的电脑屏幕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猫的尖叫,对于人类来说,或许只是刺耳了一些,对于猫而言,这就仿佛观看B级恐怖片时,那些人在面临最终Boss时的惨叫。

抬眼一看,先前还萌哒哒的兔子,以始料不及的速度飞快前进,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强行压住了一只成年的猫,打桩似的飞快抖动。

放在人类世界里,那就必然是要报警的惨案了!

猫身一僵,忙不迭把自己塞进铲屎官的怀里,只露出一双受到惊吓的眼睛。

惹不起惹不起。鱼板紧紧抱住人类塞过来的一根手指。他们兔圈,尽是大佬。

【抱紧主人滴金大腿.jpg

 

受过伤害的小动物总是会变得谨慎一些、爱依赖人一些。

就像原本对自己的拉面碗猫窝特别满意的鱼板,而今在就寝时间,也非常狡猾地率先抢占高地。躲在铲屎官的被窝里,怎么引诱都不肯出来。

面对我这样一个圆润毛绒的小屁股还能说不的人类存在吗?

不存在dei!

然后他引以为傲的小屁股,就被人类弹了一下,“自己睡。”

话其实不能这么说。在鱼板的心里,自从度过了弱小、可怜、无助的幼年后,就已然“猫大十八变”的自己,不管身上的哪一块都合该投天价保险。怎么说呢?全世界最好看的猫猫、人类所说的真正的“宝藏男孩”——身上每一块都和宝藏一样珍贵。

这样貌美的自己,能被人类弹屁股吗?

不能!不能!

鱼板气哼哼地把屁股扭向另一个方向,趴在床上耍赖,海蓝色的猫眼里写满了委屈:我这么可爱,凭什么要一个喵睡觉觉?

哼o(= ̄ヘ ̄o=) !

 

——

*:真有兔子强x猫

*:真有自带眼线的美喵

*:至于为什么要加眼线设定……你对wuli鸣人,唯一一个热血少年漫里开挂时涂眼影带美瞳的美妆大佬人设有什么误解(不

 

下集预告:凭什么做人就不能睡一起,我告诉你,本喵还要睡你——算惹,不告了,我可是要开垦萝卜地的丸(鸣人语气

 

评论(25)
热度(280)

2018-05-04

280

标签

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