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我会久久惋惜你》读后感

这应该是第一次收到单独作为文章的repo,感谢姑娘让我有了新体验(?,有时候想想也许只有出生在我们这个年代的人,真正地在火影的陪伴下成长起来,像是听见“鸣人”这个名字,就能回忆起在教室里与朋友讨论的午后,由此再回想起已经逝去的那些年。当我们是少年的时候,他们也是少年。在另一个世界里,少年有幻想的力量、奇幻的冒险、不凡的经历、真切的朋友、有趣的敌人、能够改变的命运,跑步的姿势不同、经历的时光不同、体会的情感也不尽相同。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坐在教室里把所有无尽的畅想与渴望不平凡的灵魂全部只交付给想象。

长大之后我们会聪明地把对一部作品的喜欢当做一个浅层次的短暂热情。这份喜欢来去匆匆,有时有些难过,在下一部作品带来的快乐里又能被轻易覆盖。只有在对后续的结果还不知情的年少时光能如此草率地深深投入,此后但凡回想起来,依然是无法抚平的伤感。

之前有在哪里看过一句话:“当你总是缅怀过去的时候,就证明你现在过得并不好。”我想很多时候会为这些漫画中的角色感到如此得意难平,正是因为投入的热爱太多、寄予的想法太深,而看到他们似乎过得并不愉快,并未像年少一样成为真正自己想要成为的人,所以现在才会如此得怀念过去,又如此地为如今难过。

我想没有人真的能把这份情感全部说出来。每一段时期都有不同的感受,每一次回温又有新与旧想法的更迭,每一个想法都会不同。当我第一次接触结局的时候还是个对未来充满畅想的象牙塔小孩,听过便罢了。当我面对多数人只能平庸的现实,不甘才纠缠上来。也或许很多年以后我再次回想,又会觉得现在的想法幼稚与不切实际。谁知道呢。但不管多少年后回想,最值得一说的,大概就是,我年少的时候花了那样长的时间真心地喜欢上了一部作品、一些角色,拥有过那样纯粹而又持久的热爱,谁又能说我的年少时光贫瘠而无趣呢?

虽然是刻意截取与过度解读,但就这么借德波顿的这句来指代这份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表述的心情吧:

“时序之入冬,一如人之将老,徐缓渐进,每日变化细微,疏难确察,日日累叠,终成严冬,因此,要具体地说出冬天来临之日,并非易事。”

千都:

   @小丸子冲锋号 太太的这篇本身3w4的字我以为我不会有耐心看完,结果看着看着各种读后感在我脑海中滚动,但是当真正看完了却又说不出话了。从差不多14年入坑开始到现在,我觉得佐鸣已经离我很遥远了,有些细节也记不清了。我不再为曾经哭得停不下来的mad哭泣了,我也不再因为同人而激动了,我从未承认过子时代,因此我以为我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当这样一篇平静的文章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的心脏仿佛被打了一拳、一拳、又一拳,不轻不重,却让我的心跳慢了好多拍。

  佐鸣不是直穿我心脏的刀剑,而是我卡在喉咙里的鱼刺、是我无论怎么伸手都差一点点才能触碰到的跌落床底的硬币、是我未完成却上交的试卷。它始终在我身体的某处疼痛着,我也深知这一点,我越来越少地提及它,却又像长了颗蛀牙一样忍不住去按按它以再次确认它的存在。

  所有的偶然性在悲剧中都是失败的,而博人传并非偶然,为了给疾风传续命这显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正是这样的顺理成章给了佐鸣一个最悲剧的结局,他们实现了年幼时的所有愿望却终于失去了成为“自己”的资格,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得到了幸福。之后的每一段剧情都是灰色的、压抑的,可你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毕竟一切都是那样平稳地在运转。

  在火影尚未完结之时我想过不少结局,在它真正完结之后仍然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想到火影最最最开始的时候,“思念之人所在之处便是归宿”。不用他人去说,佐鸣的相爱相杀与灵魂契合度注定是对方唯一的归宿,那些年少时光背后的色彩也只有对方懂得,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足够了。所以,我想,最后木叶的大门为佐助敞开,到这里就算是完满了。可他们的时间却没有停留在698话。

  后来我终于意识到无论我怎样逃避、闪躲、视而不见,佐鸣永远都在离我不远不近的地方。时间磨不平我的所有悲伤、愤怒、压抑、痛苦以及曾经那些短暂的快乐。所有的鲜活或许在最初的终结之谷就已经消逝了,而佐助也注定走上这条一去不复返的路,我想他从一开始就是知道这点的。而我也终于知道意难平终究是一辈子的事。

2018.9.28 1:10

评论(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