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爆轰】恋爱关系 上

现代大学au|年上预警

沙雕沙雕非常沙雕

随手码码放松的,不要当真

 

恋爱关系

01

每次被问起你的兼职是什么的时候,轰焦冻总会诚实地回答:“陪聊。”

可这个答案得到的反应总是夸张得令他不知所措。

 

不说那些人震惊的眼神与目瞪口呆的表情了,就是轰自己有天在校园论坛上看到那个热门高楼——“理讨!金融院院草到底是不是被人包养了?!”的时候,全程的反应也只有:

???

 

#现代人的思想都怎么了?#

 

“那个,怎么说好呢……”他那位善于开解人的心理课老师绿谷,为难地为他说明了前因后果,“一开始你不是自己说了兼职是陪聊么……轰你可能不太熟悉现在的那个,嗯,陪聊行业。因为这种那种的、误导与误解是吧……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色|情的那一种?”

“至于之后……你也知道谣言总是越传播越离谱。因为你本身用的不少东西都挺贵的,还有人看到了好几次你在校门口坐豪车,大家就觉得你那个什么……可能收入渠道不太正经?越传越复杂,最后就成了你看到的这样了……”绿谷看着轰越来越黑的脸色,声音也变得越发小心与紧张起来。

“……斗殴是要记过的哦。”绿谷谨慎地提醒和自己年龄差了不少的学生兼友人。

 

轰沉着脸,表面上看起来还是相当冷静,“我知道。我不会采用暴力手段的。”

“可以借我用一下电脑吗?”

“当然。”绿谷忙从办公桌前起身,给他让开了座位。轰镇定地在绿谷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里打开了电脑上的校园网,当着绿谷的面,认真注册,随后在那个回帖下一板一眼地敲下:

【轰焦冻:我没有被包|养。】

 

由于是个热帖,还是个之前从未发过言的小号,很快,轰的声明下就跟了一串回复。绿谷看着轰点开的动作,心中不安地一跳。

事实并没有超出他的意料。

绿谷看着那些回复里:

【嘻嘻,cos蒸煮啊?没用的,你男神就是被包养鸭嘻嘻嘻】

【哦,那我还能稳过这次高数期末考呢。】

【院草粉再跳也没用,你男神自己亲口盖章的“陪聊”】……

又看看轰面无表情的脸,心里一阵战栗:你们是真的不知道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啊!

 

被这样恶意揣测了,轰还在努力地找出了一个问题回复:

就算【说没包养就没包养?那那些奢侈品是哪来的,你说说看啊?】

回复:【都是以前从家里带的。】

 

【啧啧,还艹起高富帅人设起来了。你当你男神姓轰,还真就是那个轰家的孩子啊?碰瓷也请讲究基本法好么?】

回复:【我就是那个轰家的孩子。】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行了行了,小盆友,再给自己洗脑杰克苏金手指也是没有用的,乖乖回家写作业吧!】

 

绿谷眼瞅着轰握鼠标的手都在颤抖。后者“啪”地一声关掉了网页,照映在黑屏里的面容阴沉,看着和大一入学那会儿生人勿近的模样十分相像。

 

“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暂时放弃这份兼职哦。”绿谷劝道。

“不要。”轰干脆果断地说道。

 

“如果我现在停止了工作,”轰一板一眼地冲绿谷解释,“我的客户可能会去杀人的。”

绿谷:???

 

02

“所以说,”绿谷在病历本上记录的笔都停了下来,有些哭笑不得,“只是因为那个客户总是说‘杀了你!’‘去死吧!’这样的话?”

“那只是有些人的口头禅啦。”绿谷苦笑着摆了摆手,心里想到了另一位“口癖典型”,“不是真的要去杀人的意思哦。”

 

轰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可是……”

“他听起来很认真哦。”

 

绿谷出久,一位热情善良而正义的三十岁社会人士,现任职雄英大学校医务室心理医生一职。出于为这位认真过头的学生开解烦恼,与以防万一阻止潜在性犯罪者的双重想法,仔细地询问起了轰的这位“凶恶的客户”。

当然,这也并不完全算违反职业道德。

 

要知道,自小就把心理医生等同于精神科医生,直接打入地狱的轰,在进入大学,被绿谷强行拉进去治疗以前,从来都叛逆得能当场攥住对方衣领凶狠质问:“问这个问题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搞得好像间谍和间谍似的。

 

总而言之,绿谷不仅是轰的老师、友人,还是他的心理医生。

轰对他充满足够的信赖,一一坦白而来。

 

“嗯嗯,会泡茶。”绿谷在本子上随意记着,“厨艺应该很好。”

“还会点儿乐器。”

“住大房子的有钱人。”

“随便什么都喜欢比个输赢。”

“脾气比较火爆,动不动就咆哮着挂电话。”

“还有吗?”

“哦哦……”

 

过了好半天,绿谷对着眼前的人物性格画像陷入了困惑,“诶?”

奇怪。这个描述听起来总有些耳熟。

 

03

轰去选择这样一份较为独特的兼职,归根到底还和绿谷有些关系。

 

绿谷的建议是,“要不,和更多的人聊聊天试试呢?”

“如果觉得熟人之间不太方便的话,尝试与陌生人交谈的感觉可能更适合。”

“彼此看不到对方的时候,也更有安全感与倾诉的欲望。”

 

绿谷的本意,是个单选题。

下个星期来的时候,轰满足地汇报自己的“全选题”成果:

“陪、陪聊???”

绿谷差点儿吓出了自己的眼球。

 

虽然受到了这么个惊吓,但绿谷还是十分支持轰主动与人交流的行为。当然,陪聊的这个工作本身,绿谷也从未过多询问,仔细地站在轰的个人隐私以外。

因而,今天这么意外一打听,绿谷眼瞅着自己眼前的总结,越想越觉得自己在发神经:

世界上那么多暴脾气,怎么可能正好撞上自己的发小一个嘛!

 

与其纠结这种没影的事,还不如先确认一下,这位客户的“暴力倾向”到底是轰从口头禅字面意思上瞎猜的,还是真的确有其事。而想要确认,只需当着他的面打个电话即可。轻而易举。

“……如果不介意的话。”绿谷谨慎提议道。

轰并未有任何反对之意,掏出手机就播出了电话。

 

“……喂(#`皿′)?”

几声“嘟嘟”等待音后,随着电话那一头并不和气的声音,绿谷的心脏直接跳进马里亚纳海沟。

 

完了完了。

世界真小。

 

04

爆豪胜己,年30,金融界当红炸子鸡,有能有钱的顶尖前途派一名。

身上连头发丝都充斥着金融精英的时髦感。

但这三十年来,干过最时髦的一件事是给自己找了个电话恋人:年轻、热情、天然,还有点儿可爱。

 

不是网恋。

网恋太俗。

 

但只闻其声未闻其人,是的。

就像古代社会盼星盼月才千里迢迢到来的信件。

更时髦的叫法是“比起肤浅的只看外表的寻常人,我只看重他的灵魂。”

——哪怕他的灵魂最后一句永远是“请给我一个五星好评哦”。

 

可能这就叫做年轻人的幽默感叭。

已脱离校园生活近十年的社会人士心想。

 

今天,时髦的爆豪,要去见在他心里最不时髦的发小:绿谷出久。

当然是后者率先邀约。

 

这其实让爆豪颇为不解。

这么多年以来,哪怕两人的关系已逐渐从见面就想揍人(单向),变作了偶尔还能交流一下生活的和缓状态,他和绿谷还是保持着能不见面就不见面,更不会勾肩搭背一起去喝酒聊闲的古怪关系。非有要事,连一朵友谊的小火花都擦不起来。顶多来个节假日“群发版祝你发财”。

因而,在来到餐馆门口以前,爆豪已经做好了一切迎接任何乱七八糟“要事”的心理准备。

 

“有屁快放。”爆豪看着同样等在门口的绿谷,“老子可不想和你双人烛光晚餐。”

绿谷此时的神情里有一种“要为老幼妇孺向恶势力申讨”的坚定与僵硬,同样开门见山,“咔酱,你是不是认识轰焦冻?”

 

爆豪做的千万种心理准备里,还未囊括这一项。可见从小到大,不管哪种状态,绿谷都擅长完美错过所有屏障戳中他最不经戳的一个点。

“干嘛?”他的语气变得十分不好。

 

绿谷反而松了一口气,转而解释道,“不是,我就是有些担心。那个,轰其实是我的一个学生。他说他有些担心一个客户的、呃、心理问题,所以我就了解了一下,没想到发现这个客户原来就是你啊。”

他后面说的所有话爆豪都没有在听。

爆豪此时的表情,已经是他僵硬的面部能做出来的,最接近目瞪口呆的程度:“……你说什么?”

 

“什么陪聊?”

 

“啊?”绿谷同样困惑不解,“就陪聊啊。你付钱,他和你打电话。”

爆豪瞬间暴跳如雷,“我什么时候付过钱?!”

 

绿谷比他更震惊,“什么?你没付钱?”

“白嫖啊?!”

 

???

这都什么jb事。

 

05

爆豪想过千万种当“话恋”奔现的时候,自己会怎样地见到他、又怎样地了解他的一切。

——唯独没想过这一种。

 

爆豪坐在街边小摊位的椅子上,一双长腿被狭小的空间弄得十分憋屈。旁边光膀子的大汉呼喊着再来一箱啤酒,老板挥汗如雨地热烈烧烤中顺便用汗调了味。而正对面,他的发小托举着手机,小心翼翼地把屏幕举过来给他看,嘴里叮嘱着:“别砸啊,我上月刚买的。”

 

——就是这么个土嗨现场的场景,时髦的爆豪见到了自己时髦的电话恋人……的照片。

老实说,比他想象的更好看。

与特别。

 

但现在皮囊远远不是他要在乎的事情。远远不是。

爆豪放在油兮兮桌子上的手紧握成拳,“……他很缺钱?”

“不啊。”绿谷眨了眨眼,“他是轰氏集团创始人的小儿子。”

 

“那他为什么要做这个?!!!”爆豪愤怒地一个词一砸桌子,把旁边的人吓得齐齐一哆嗦。

“其实……真论起来,”绿谷小心翼翼地解释,“可能是因为我的建议。”

爆豪的眼神一沉,额上青筋直接跳起弗拉门戈,声音从牙缝里硬挤出来,“又…是…你?”

 

“不是不是!”绿谷连忙摆手,“我建议他找更多陌生人聊聊天,但没想到轰同学直接选择了做这个兼职。”

“但是……为什么你会误会他是想要和你谈恋爱呀?”绿谷实在百思不得其解,感觉自己已经被开除了这俩人的脑回路世界。

 

爆豪才是觉得自己被严重欺骗的受害者呢,愤怒控诉道,“婚恋网站搞宣传的人亲手给我的名片,一把塞过来就拔腿逃跑。谁他妈会以为是普通陪聊?!”

绿谷的表情更不可思议了,小心翼翼地试探,“那……咔酱,你为什么要接受……而且还真的打过去啊?”好好一个钻石王老五,还需要婚恋网的帮助吗???现在这个世界单身狗就这么难混了???

爆豪翻了个白眼,“废话,当然是打过去骂他的!”要是平时,爆豪直接就扔了,但那天不知是不是心情太差,还是气过了头,觉得不把这个莫名其妙拦住他,说了一通“您这个长相看着就像万年单身狗”的没眼色沙雕狠骂一通,绝不解气,这才有了之后那一通。

 

就是没想到接受投诉的“公司人员”有这么个好声音,脾气挺好,就是听不懂人话,温声温气地说“那您的诉求是想要揍我们公司老板一顿吗?在拿到工资以前,我可能还无法满足您的要求呢。”

“别说些虚的。”爆豪在挂断以前都被这种傻话勾得多说了一句,“拿到工资你还真敢揍老板?”

“我是兼职的呀。”对方比他更理直气壮,“他还拖欠我工资。”

 

爆豪讥嘲一笑,“欠了多少?”

“足足八百块。”

“足足……行吧。”月收百万的爆豪都被气笑了。就这个声音也能听出来了,这名片上的电话看来不是刚刚那个沙雕本人的。

只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每当爆豪要挂的时候,对面都会“可怜兮兮”地问一句,“才八/二十一/五十六分钟而已,就挂了吗?”

害得爆豪情不自禁地和这个“八百块”打够了一个小时还意犹未尽,过了几天闲着没事又打了过去。就这么持续了将近一年。

 

绿谷听完,也觉得颇为无语。

满一个小时才挂,那是因为轰同学想冲业绩啊?

老板拖欠工资,是因为轰同学压根就没给“客户”打钱的方式啊?

 

“行吧……”他头痛地按住额头,“你让我先打电话给轰,了解一下他那边的情况。”

 

“那个……轰,关于你兼职的事情,”绿谷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看着爆豪脸上的表情,“我好像还没有问过你们那边是通过什么方式收费的。方便告诉我一下吗?”

“嗯?”电话那头的轰听起来相当费解,“大概是客户打钱给老板,再统一发放吧。我入职的时候没有在意。”毕竟本来就不缺钱嘛。被拖欠工资也压根没去询问。成天“用爱陪聊”。

绿谷眼见着爆豪的表情开始向蓄势爆发前进,忙继续问道,“那你的名片……是不是不小心给过别人,比如说……什么婚恋网的、工作人员?”

 

“没有。”轰茫然说道,“我只拜托过同社团的学长去兼职的时候,顺便帮我宣传一下。”

“咔嚓”一声。只见对面的爆豪已然生生握断了一双竹筷。

 

“而且……”轰在那端浑然不知地继续说道,声音里蕴含着一些怒意,“如果绿谷先生,你能确定那个人没有暴力倾向的话,我以后就不想和他继续打电话了。”

绿谷尴尬地看了桌对面的爆豪一眼。

“我下午问过老板了。他说那个号码从来没有给过钱!”轰颇为气愤地指责道,“连一个五星好评都没打过!”

 

又是“咔嚓”一声。这次断的是爆豪的神经。

草(中意)。


评论(29)
热度(415)

2018-12-18

415

标签

爆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