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一只鼠的猫片(小段子,动物化)

写新的短篇卡到抑郁,撸个小段子自萌一下_(:з」∠)_,纯粹写着好玩哒,表在意~

猫x仓鼠,恶意卖萌,没有逻辑,慎重点击,啾ο(=·ω<=)ρ⌒☆

 

一只鼠的猫片

1.

整个生活在密林小区的宠物都要熟记三条生存法则:

第一、不要惹那只叫瑟兰迪尔的猫。

第二、不要惹那只来自本地的良辰猫。

第三、不要惹那只日天日地日宇宙的傲天猫。

哦,那不就是一只猫么。来自隔壁小区的索林说,我昨天还看见他爬树时压断树枝摔下来了呢。他抖了抖尾巴,恶意地说,“就他那身肉,走路都直颤,还学人家小个子爬树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面前的社区宠物自办居委会会长甘道夫满怀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你从来没对比过柯基和缅因猫的体型差,对吧?”

“我很乐意亲自教导他这一点,甘道夫。”一道彬彬有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那一天,索林终于回想起了曾一度被大型动物所支配的恐怖,和被一只猫摁在地上拔尾巴毛的屈辱。

“瑟良辰最喜欢对那些自认能上头条的猫猫狗狗出手,所以在这片地盘上一定要牢记生存三法则,知道吗?”甘道夫对他身旁的比熊犬一脸慈爱地说,“好好做狗,不要想搞大新闻。”

比尔博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2.

密林一霸瑟兰迪尔最近正处在烦恼中。当然不是烦恼他的小鱼干储存量还够不够,或者那一群当自己不存在似的从隔壁迁徙过来的柯基大队——对此,他曾对小区唯一能让他入眼的犬类生物甘道夫发表过评论:“他们就像夏天池塘里的蛤蟆,白天在公园里卖唱,晚上又拖家带口地拎包袱溜来小区水池呱呱叫。”他顿了顿,“就只有那条比熊犬还勉强算只青蛙。”

那你在烦恼什么呢?甘道夫从善如流地问他。

唉。瑟大王趴在那片据说草籽来自法国巴黎的“贵族”草坪上叹气,“家里要来抢粮食的了。”他在草坪上翻了一圈,起身优雅地把他毛上的草茎抖掉,又再一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大概是那奴才又想着要给我加菜了吧。”他满怀忧愁,“要是新来的品种不合我胃口要怎么办呢?我要不要也赏奴才点剩菜呢?”

不……甘道夫默默地想,你的奴才会哭的。半分钟后,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是时候该退休了。——他宁愿去老年犬公寓打扑克,也不要在这里当知心姐姐!甘道夫转头往回走,愤愤地扔掉了他的球。什么破猫病!

瑟兰迪尔只觉得甘道夫总不懂他的烦恼。特别是在这个时刻里,他总十分感慨:种族的鸿沟是无法逾越的。

瑟兰迪尔默默地俯视他地盘里新来的成员——他把自己的双下巴都挤出来了才看见这个小不点——一只才一周大的小仓鼠。在奴才加里安满脸的欣慰中,瑟兰迪尔默默地注视了他整整十分钟,认真地想:这不就是为了给我加菜?

 

3.

关于仓鼠这件事,瑟兰迪尔是有烦恼的:

第一、不够吃。

第二、不好吃。

第三、还没吃就吓死了。

尽管加里安坚持叫这只小仓鼠“奶油小王子”——噢,人类!,他还是给这只小玩意儿起了个和他一样酷炫拽的名:莱戈拉斯。——并在他的淫威下,所有的小区宠物都得这么叫这只仓鼠。

鉴于他还没兴趣吃一只连眼睛都没睁开,刚长了一身软绵绵胎毛的小东西,他还是暂时忍受了他的地盘上新出现的“敌人”。——它加起笼子还没有你一条尾巴那么大呢!加里安如是说道。

而仓鼠总是长得很快。莱戈拉斯来了三周就从一只奶糖球变成了一只更大点的奶糖球,终于被加里安小心翼翼地从母鼠那里带了出来,单独放到了笼子里。

瑟兰迪尔对第二次见面颇有期待——随便哪只仓鼠,只要看他一眼就吓死了。加里安兴奋得要命,一副傻奴才的表情蹲在笼子前叫唤“小奶油”、“小王子”。瑟兰迪尔早忘了加里安再三用高级小鱼干请求他不要去祸害他家仓鼠的话,没一会儿就跳到了笼子前和莱戈拉斯对视。

“莱戈拉斯。”他颇有兴趣地叫了一声,打算数这次这只仓鼠要花几秒钟翻肚子蹬腿。

那只奶黄色的小仓鼠正在用他米粒大的小爪子刨笼子底,听见声音就抬起头和瑟兰迪尔对视。

一秒、两秒、三秒……

哦,这仓鼠胆子蛮大的。瑟兰迪尔有点高兴了。鉴于他一贯的“仓鼠杀必死”技能,实际上他从没和这种小不点生物相处过,甚至连观察都只见过翻白眼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连续三分钟以上见到的活着的仓鼠。

他决定再尝试一次,“莱戈拉斯。”他说,“不要听加里安胡说。你叫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丁点大粉红色的鼻子抖了抖。他胖极了,浑身都是软趴趴的肉和蓬松的小奶毛,趴在笼子底下的时候拱出了一个肥嘟嘟的小屁股。

他看了瑟兰迪尔一会儿,突然偏了偏头,“啾?”

K!O!

瑟兰迪尔捂心倒下。

一分钟后他爬了起来。瑟傲天昂了昂下巴,“你很不错,做我儿子吧。”

……

莱戈拉斯:“啾?”



缅因猫好帅啊好喜欢【捧心尖叫


(来源:百度百科里的_(:з」∠)_,侵删抱歉)

评论(42)
热度(121)

2016-09-10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