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爆轰】绝对暴躁,相对冷静 (ABO/现代高中)

ABO/AxO

现代高中au/剑道社x剑道社

并不一定会填


首页不吃的请注意躲避啦~ 

绝对暴躁,相对冷静

1

两校联谊的时候,Alpha们有一个集中冲锋陷阵的目标。这种场面十分难得。毕竟在联谊的场合上,很少会出现什么真正出色的人物——有那样的家伙干嘛还得希冀于联谊这种场合找对象呢?

 

但眼前的确就有这样一个人。

 

来自全东京最有名的Omega贵族学校,拥有一个令寻常东京人震惊的姓氏,在这以外,更为重要的:那张即使有着大面积伤疤依然俊秀惊人的脸。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Omega也至今单身。不知是不是那家Omega学校附近的Alpha学校都因为三性混招而眼光高了不少。至少对于他们这种离市中心两小时车程的纯Alpha学校来说,就算只有这样一个高颜值的远程男友来看脸,也就能顺利立足学校霸主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

 

“轰焦冻。”声音也很好听,神情间还带着点问什么回答什么的温顺与无辜。大概就是电视剧所说的过去流行的“天然呆”属性。

 

“是今年刚上高二吗?”

 

“嗯。”啊,美好的学弟。

 

“有参加什么社团吗?”

 

“剑道社。”不明觉厉的帅气。

 

爆豪胜己带着满脸不耐走进来包间的时候,就听见有人用令人作呕的惊喜语气说道,“我们这边也有个人在……剑道社呢!”——他还浮夸地拍了拍掌。

 

我在什么社团是值得你来夸耀的事情吗?爆豪想着。

 

“刚说到他就来了。”那个浮夸的家伙用夸张的语气又把视线引向了门口。

 

所以说。爆豪的眉头又往下沉了半厘米。在联谊的时候,把另外一个人当做炫耀的谈资毫无意义啊。你又不是个媒婆。

 

包间内的人齐齐回过头。

 

爆豪很快辨认出了那个惹得在场Omega不快,而Alpha兴致高昂的家伙是在座的哪一个。后者正咬着吸管,默默地看着他,在与他视线相接的时候,淡定地吸了一口杯里的红茶——眼神尽是无辜。

 

没有兴趣。

 

爆豪双手插兜,走到了空出来的位置上。斜对面就是那家伙,在他移开眼神后,也移开了眼神。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捏着吸管,喝饮料的模样就像在做一件精雕细琢的手工活,一板一眼的模样意外得孩子气。

 

他托着腮,再度移开了眼神。

 

无聊。

 

剑道男儿不需要男友/女友这种东西。

 

在ktv里通常逃不开唱歌这种事情。爆豪就充分地目睹了一场被荷尔蒙驱使的二傻子们热情地询问那家伙,“要来唱一首吗?”“你会唱什么歌?”

 

那家伙终于放下了吸管,双手捧住杯子,仰头平淡道,“和歌。”

 

“呃……”

 

“唱得不好。”他还一板一眼地打补丁,“会跑调。”

 

“嗯……”

 

在气氛被弄得彻底尴尬起来后,那小子捧起了杯子,用一副浑然不察的表情继续喝起了饮料。

 

也是个傻子。

 

比他身边这群二傻子好了一毫米。

 

他托着下巴这么想着,嘴里却有点干涩起来。有点想喝红茶。大杯、加冰,像对面一样的那种。

 

不过,一群被关在同性别的铁笼里太久的青少年们,不管什么尴尬都可以迅速撇过。在ktv里该怎么鬼哭狼嚎,还是怎么鬼哭狼嚎。要唱歌的麦霸一茬又一茬,还有多人组合霸场。

 

很快,爆豪就意识到因为不断变动的位置,对面的那家伙已经坐到自己身边来了。单性别学校里的学生出门的时候,一般都会按习惯给自己注射很多抑制剂。因而他能闻到的信息素气味极淡,混杂在众人的信息素与ktv里常有的闷气里,直到他不经意的时候,才探出一缕,但细闻,又很快不见了。

 

爆豪虽然自小待在Alpha学校,但也不是没有接触过Omega。无非都是些甜腻的水果香、花香,不说客观上好不好闻了,从心理上,那种腻人而软弱的玩意儿就应该统统从爆豪胜己的世界里排除出去。男人的世界里,就该只有胜利。

 

这人坐过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做好捏鼻子的准备了——照顾玻璃心什么的,压根就没出现在过《爆豪字典》里。

 

但那缕香气却和他印象里的Omega有些出入。

 

初闻,是一点雪松和白茶的淡香,冷淡而清隽,透着股昂贵香料的意思。但当你认定这就是真相的时候,却又会立刻钻出一抹辛辣与烟草的气味,直直砸在你脸上。

 

——就像一匹血统高贵的战马。

 

它安静、从容、漂亮,但当你想要靠近骑上去的时候,却会毫不留情地踢碎你的肋骨。

 

这年头还有这样的Omega吗?

 

他想着,回头就看到了“那匹马”专注地看着他,“做什么?”他没好气地说。

 

这人慢吞吞地答非所问,“你也想去唱歌吗?”

 

“哈?”

 

“看你很想要的样子。”他适时火上添油。

 

“谁想去啊?”爆豪懒得理他,“在这嚎叫的都是群傻子。”

 

“哦。”他应了声,又不说话了,眼睛看着屏幕上滚动的歌词。红茶已经喝完了,杯底留下三两块方形的冰块,被他用吸管拨弄得哗哗作响。

 

爆豪不禁有些心烦气躁。

 

过了会儿,在爆豪以为今下午就要这样结束的时候,身边的人却跟着正在播放的歌曲轻轻念了一声,“You’re mine.”声音近乎气音,低低响起在人耳边。尽管在说话时总是一副冷淡过头的模样,但在这个时候,却意外地十分色气。

 

在听到的瞬间,爆豪惊怒地吸了一口气,往旁边夸张地一倒,就好像刚刚被他用利剑戳了一下肋下似的。对方无辜而茫然地看了他一眼。

 

“对了。”在爆豪自觉不占理地扭头生闷气的时候,这人又突然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叫轰焦冻。”他戳了戳杯子里的冰块,“刚刚说的时候,你还没有来。”

 

爆豪有一种熟悉的烦闷感。啊啊,这个就算气味和性格有点不同,但本质上还是个娇弱Omega的家伙,肯定也和那些同性别的人一样,现在正千方百计地想着泡他吧?

 

说到底,这世上真有美而不自知的家伙吗?爆豪是不相信那一套的。就算自己性格再差,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时,也依然有凑上来问社交账号的家伙;就算自己压根不在乎,从小到大他被盛赞的能力里,“长得好看”也是一个从未被剥去的要件。

 

他或许压根对恋爱、结婚毫无兴致。但不代表他就不懂这些荷尔蒙上头的家伙们的套路了。

 

他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过了会儿,对方果然按耐不住地说道,“按照礼节,你现在要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看吧,果然。

 

爆豪胜己讥嘲地笑了一声,“那下一句,是不是就得交换社交账号了?”

 

轰焦冻愣了愣,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什么“好”啊?又不是他想套路账号!

 

“我出去透个气。”他懒得理这家伙,随口和叫他过来的人打声招呼,就起身往外走去。

 

那个Omega似乎丝毫不懂什么叫做矜持与无声的拒绝,快步跟了过来。

 

他是真的愤怒起来了,在走到ktv外的商场中央的时候,转身拔高了声音,“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轰焦冻的脸上有一种茫然的震惊——装什么傻啊,“我想喝奶茶。”那关我屁事!我还得学绅士给你买单吗?

 

爆豪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自己去买!”

 

轰焦冻的表情更加震惊了,“哦……”

 

爆豪用力哼了一声,转身往前。对方又几步跟了上来。

 

爆豪真要揍人了。他愤怒转身,却没有看到轰也停下来。这人估计学聪明了,礼貌地在他回头的时候点点头,继续走过去。爆豪转身,发现两人同一条路线的尽头,正是一家奶茶店。一种实力打脸的痛觉隐约传来。

 

怎么办?他反而更加恼火了。

 

“喂!”他加快几步走上去。

 

轰耐心十足地再度停下脚步,好声好气地安抚道,“好吧。我也会给你买的。”他顿了顿,“你要什么口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世界,爆炸吧!!!!!!

 

但世界没有爆炸。眼前的天然没有爆炸。他也没有爆炸。

 

反而手里被塞了一杯凉飕飕的奶茶,上头的奶盖上一只“凶恶”的橘猫正对他投放眼刀。

 

哈???

 

“回去吧。”轰把吸管插进杯子里,依然是那一副过于认真的饮用方式。

 

“喂!你!”现在,爆豪真心实意地想要给他一个教训了。

 

轰焦冻应声转头看了一眼他,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爆豪甚至有一种看到“叮咚!”灯泡一闪的灵光一现,但他却能确定待会儿的那句话自己绝对不爱听。

 

“你是,要和我交往吗?”轰焦冻的语气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哈?”爆豪语气暴躁,“怎么可能啊?”

 

“哦。”轰默默地纠正,“那就是不要。”

 

这语气听起来十分得叫人恼火,就好像他是什么表白后被婉拒的可怜对象一样。

 

“滚蛋。”爆豪没好气一句。

 

轰便停下了脚步,双手捧着奶茶,认认真真地说,“哦。那,再见。”

 

“哦”“哦”“哦”的,是母鸡吗?是只会点头的招财猫吗?爆豪心里有一种郁结的暴躁,偏偏他还不好直接发火。不然怎么?因为人家道了个别就发火吗?好像他多么不想这家伙离开似的。

 

“慢着。”他又叫住。

 

“你不会是那种别人一说好,就跟人走的援|交男吧?”不然一个这样长相的Omega来什么联谊?

 

轰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不是。”他说道,或许是察觉到了爆豪的不耐,他难得地主动补充,“反正,不在一个学校。”

 

“也不用,接吻、做ai什么的。”

 

所以名义上不管有多少男友也没关系,反正白搭的意思。爆豪理解了潜台词,一种被小看了与被敷衍了的愤怒又顿时燃烧起来。“好啊!”他语气冲动地说道,“交往。”

 

他上前一步,明明双手还插在兜里,往前迈出的脚还离轰有一段距离,连身高也比不过对方。但他面无表情地微微侧头的模样,却有一种强烈的侵略感。在不那样暴躁的时候,他看起来也依然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山上还种着馥郁的野玫瑰,山内却涌动即将喷涌的岩浆。

 

“不过,我可不是之前那些轻易就会被敷衍的傻子。和我交往的意思,就是要做所有情侣事情的意思。明白了吗?”

 

轰怔愣了一下。

 

“怕了?”他咧嘴挑衅道。

 

“不是。”轰微微皱眉,似乎有些苦恼,“那不要了。”他认真地拒绝道,“不和你交往了。”

 

这份胜利感就像劣质人工糖浆一样,直叫人尝了就想砸店。爆豪不知自己为了什么,反而更加火上眉头,“不行!”他蛮横道。

 

轰又皱起了眉,认真地想了好久,才努力和他说道理,“你看……高中生,又不能光明正大地买套。”

 

哈?爆豪的头发都要竖成天线了。

 

这小子,又黄又气人。

 

“不行!”爆豪胜己绝不服输,他一把把人扯回来,咬牙道,“你必须和我交往。”

 

轰又想了想,像是泄气了,“那好吧。”他总是无辜而淡然的面瘫脸上,罕见地露出了几分灰心丧气,“但是,”他严肃地要求,“不做ai。”

 

艹啊凸(艹皿艹 ) !说得和谁很想似的。

 

“成、交!”每一个字都浸满了爆豪的咬牙切齿。

 

爆豪胜己,年十七,因为一时的怒火上头和刻意报复,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个Omega男友:漂亮、非主流,似乎是其他人心里的高岭之花。特技:擅长气人。

 

轰焦冻,年十七,在觉得“真巧”而主动和下周高中剑道大赛上最有竞争力的对手打了个招呼后,被对方蛮横地要求交往了。

 

还好,是不做ai的那种。

轰焦冻咬着吸管,悄悄地在心里松了口气。

评论(21)
热度(669)

2018-08-12

669

标签

爆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