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爆轰】绝对暴躁,相对冷静 (ABO/现代高中)

ABO/AxO

现代高中au/剑道社x剑道社

并不一定会填

1

绝对暴躁,相对冷静

2

在整整一周的时间里,爆豪都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的新男友。对方也从未发过消息。一对新鲜出炉的“情侣”在常人常说的刚开始的“蜜里调油期”冷淡得比分居十年的老夫妻还过分。

原本就是。比起什么正儿八经的恋爱关系来说,这更像是一场冲动之下的赌气,还是自损一万伤敌八千的笨法子。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今年的全国高中生剑道大赛,是第一届三个性别无差别选拔的尝试。话虽这么说,这也更像是一种在性别公平上的妥协,而实际上不管从什么方面来看,这种运动向来只有Alpha全包的份,就连beta都少得可怜,更别说还能找得出omega了。

爆豪正背着剑站在大赛报名的队列行伍中。周围都是一群看着他指指点点的人。这个时候就很轻易能分辨观众和选手了。

现在偷偷嘀咕他的相貌出色的人多半是来观战的观众,不是beta就是omega,也有少数的alpha正在捏着鼻子嫌弃他的信息素过于霸道惹人厌。

而另一边正在偷偷地传播所谓的宇宙级杀气种子选手爆豪传言的人,多半都是来参加比赛的竞争对手。爆豪粗略地看了看:都是去年的手下败将。

弱鸡。辣鸡。加辣鸡。全都是来陪跑的野|鸡。爆豪定性完毕,表情更加不善。他绝不想输,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就喜欢看到比赛结束后官网最热视频上,又有人用他那张严重不爽的臭脸和“去死”的怒吼来搭配BGM——《无敌是多么得寂寞》了。

骚动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目光集中在爆豪身上的闲杂人士终于转换了一个更为劲爆的话题:

今年居然有一个omega参战。

“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有人吐槽道,“今年就因为爆豪还参加,我们学校那些Beta前辈全都退赛了。”

还能有什么想法?爆豪嗤之以鼻。肯定就是些恨嫁的Omega想来为自己钓凯子的康庄大道,粘上一些“与众不同”“有勇气”“不是菟丝花”的标签呗。反正最后结局肯定还是为了嫁给什么精英Alpha,安心生娃养家。

直A癌晚期的爆豪嫌弃万分地想。

刚想完,就看到一个熟人走了过来。

背着和爆豪身上一样的剑袋,拿着和爆豪手里一样的报名表,顶着一头令人吐槽的非主流鸳鸯锅发色,面瘫地走进了报名的人群。

“……草!”爆豪忍了半天,还是有句粗话脱口而出。

敢情这位恨嫁的Omega就是自己上周刚交的男友。

那凭什么他还敢说自己不搞援||交?日哦!

想法很多的直A癌患者,就这么给自己脑袋上凭空戴上了一头青青草原。

“喂——!”爆豪一路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他语气不善地质问道。

轰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排队的标识,“可是,”他转头看爆豪,“Omega的报名入口就是在这里。”他心平气和地开导爆豪,“举办这样一场大赛很累的。你就原谅一下他们吧。”

啊啊啊!!!时隔一周不见,爆豪发现眼前的人还是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气人能力。他拔高了声音,“我是不能原谅你!”

轰闻言震惊了好几秒。他看样子回想了好一会儿,才略显委屈地说道,“可你自己不是也没给我打电话么。”

这都什么话题和什么!爆豪额上青筋一跳。

“给我回去!”他直截了当地命令。

轰皱眉,“不要。”

爆豪愈发火大了。

放在周围吃瓜群众的眼里,这副仿佛家暴现场的模样让瓜都失去了美妙的滋味,直叫人想上前劝架,或是直接拨打妖妖灵、Omega权利保护协会,或是《晚间新闻》社会版:“都8102年了,怎么还有这种凶恶土财主Alpha和可怜童|养|媳Omega的相处模式?”

这种议论当然逃不过两人的视线。轰眼见着爆豪的怒火程度愈来愈高,便非常具有体贴男友精神地安抚道,“那,我交完报名表,马上就和你回去。”

他想了想,尽量地让语气更加柔和一点,生疏地哄道,“你已经报完名了吗?Alpha的队伍长,不要耽误时间哦。”反正Omega的报名台前就只有他一个人,唯一的工作人员还在奋力吃瓜。

爆豪咬牙,“我是说,你一个Omega,来参加这种比赛做什么?有这个上赶着来被虐的时间,回去练练艺术不是更好?”

这句话之后,轰的表情第一次变得严肃起来,周围树懒般的氛围瞬间变了,“因为我很强。”他一字一顿地说,“因为我非常厉害,所以来这里拿冠军。”他对自己力量的自信,显然丝毫不必爆豪的少。

爆豪顿时一愣。

轰没有再和他说什么,直接递上了报名表,在确认过信息后转过身看他,“你需要我等你吗?”

爆豪皱起了眉,“不用,你——”

“哦。”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看着爆豪,一点儿也不客气地说道,“其实就算你说需要,我也不会等你,而是直接走掉。因为我现在很生气。”他顿了顿,又加强了一下语气,“嗯,下午初赛的时候也不想和你说话。”

爆豪简直呆愣原地。

平常他已经算是个被人说“幼稚”的家伙了。但眼前这个连他也觉得幼稚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有心要问个清楚,随手把报名表往同学怀里一塞,“帮个忙。”就势拉住轰的手腕往外走。周围人的眼神愈发惊恐。

轰看了看周围,最终还是体贴地回头为自己刚“吵过架”的男友认真解释了一句,“他其实……嗯。”别的优点还说不出来,这才见的第二面呢。他挽尊无果,只能用力点了点头,为自己的论点增强说服力。“嗯。”一个字把自己的男友概括完了。

“走了!”爆豪用力一拉他手臂,愤愤地迈腿出门。

唉。看到被“渣男”迷惑却执迷不悟的受害者们,也就这么个痛心疾首的心情了。

但爆豪的这份决心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结果。轰并不能说清楚那句“很强”到底是什么意思,除了说那种让爆豪嗤之以鼻的“Omega剑道大赛冠军”头衔以外,还会在被问烦了的时候,依然毫不客气地皱眉道,“等下午的时候看不就好了。”满脸都写着“你真烦人”。

要不是眼前的人是Omega,爆豪得当场武力教他做人。但他就是。是就是了,名义上还是他的男友。

于是,“你现在应该请我吃午饭。”从巷子里出来的时候,轰理直气壮地要求道。

“哈?凭什么?!”爆豪眉头几乎要冲上发际线。

“因为我刚刚很生气。生气的时候,男友应该哄他。”轰无比顺溜地说出理由,“电视剧里都这么演。”

“请我吃一顿冷荞麦面,就算完成任务了。”轰面无表情地自夸道,“简单吧?”

啊啊啊(#‵皿′)???

爆豪快对这个AO谈恋爱套路太多的社会绝望了,愤怒道,“我现在也很生气啊!我都要气爆炸了!”

轰想了想,便点头,“有道理。”在爆豪完全始料未及的时候,他突然上前一步,抱住了爆豪,像只什么粗鲁青涩却又因为昂贵——因而什么都只能说“娇蛮”的猫,在他肩上蹭了蹭脑袋。

微薄的汗液里,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清晰了起来。依然是不同于那些叫爆豪反感的味道,又冷淡如冰,拒人千里,又是炙热如火,野性难驯。

他发丝凌乱地抬起脸,下巴还依然放在爆豪的肩上,那双总是平淡无波的眼睛一时距离过近,“这样够了吗?还要亲吻吗?”

爆豪猛地推开了他,“谁要亲了!”此刻比起愤怒来,更多的是惊怒。为什么在他抱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像傻了似的僵硬得一动不动啊?

轰被推开了倒也不生气,很显然生气的点异于常人,淡定地扯了扯书包带子,“现在你还生气吗?可以请我吃荞麦面了吗?”

“啊!”爆豪情绪复杂地怒吼了一声,脚步重重地往前走,“荞麦面、荞麦面,你的脑袋里都是荞麦面吧?!”话虽这么说,脚步的目的地却是“真香警告”。

轰快步跟了上来,语气里明显比刚刚高兴不少,“不是。胃里才是的。”他认真纠正道。

“去死!”

爆豪觉得,今天自己出门的方式一定有哪里不对。不然在遇到了这么多叫人愤怒的事情后,居然还能在吃午饭的时候遇上情侣特辑——“保护年轻一代的人生,凡是情侣都免费送一包套哦!”。

果不其然,他旁边的某人相当期待地望了过去——嘴里还咬着几根荞麦面。黄暴人设丝毫不崩。

“不准要!”爆豪火冒三丈,“要用自己买去!”凭什么要牵连他也一块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

“不要。”轰微微地皱起了眉,直白的语气里,还带着一种天然的委屈错觉,“会被缠着推荐产品的。”

“很丢人。”他认认真真地看着爆豪的眼睛说道。那在这种地方靠接吻拿就不丢人了吗?

“而且,”轰有些纳闷地看了他一眼,“不是你说的吗?反正要用的。”他淡定地夹了一口荞麦面,“那不要这个,你要去买哦。”反正他才不要去。

那么——

全国高中生剑道大赛初赛前半小时的超市里头,爆豪正在柜台前认认真真地比较杜磊斯和冈苯,以及那上头自己压根不了解的超薄纤薄的差别。说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同?专程为了让母胎solo知难而退不成?

在过路人纷纷避之不及的态度下,此人眼神凶恶地在套|套专柜沉思起来。平日里最为爽快的人,就像突然得了选择困难症似的。

过了会儿后,他突然反应过来,愤愤地砸了手中的盒子。

压根就没选择这玩意的可能好么?!谁会和那种Omega做啊?

荷尔蒙、信息素什么的,都去死去死!!

——

后续:

爆豪胜己,年十七,因为“意志不坚地接受了Omega狐狸精般的诱惑之语”而被迫购买了人生第一盒套——外壳被揉烂的那种。外加被热情的“处|男拯救者”销售员小姐缠着买下了一大堆配套玩♂具。

在回会场的路上,爆豪从未看管自己的背包看管得这么紧张过。

我们相信,物尽其用的爆豪先生,一定会有让这笔资产派上用场的一天。  

评论(17)
热度(441)

2018-08-15

441

标签

爆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