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丸子冲锋号 —

【佐鸣/短篇】女装攻 中上

女装攻。上篇 →中下  → 下篇

比预计多出了一章……好烦啊,好想快点写完中篇来开车车_(:зゝ∠)_

中上

——————————————————————————————

在上文中我们说到“震惊!一高中生与女装少年厕所互掏XX认亲!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啊抱歉翻错了稿子,咳,上文中我们说到宇直少年鸣人向女神告白未果,并发现了女神不但是当下最潮流的女装少年,还是隔壁班校草的人间杯具。那么问题就来了,鸣人到底是怎样在整整一个月的氪(女神照片)金的过程中,对这件事毫无所察,直到面对面直击“厕所惊魂”事件的时候才猛然惊醒的呢?

答案很明显,因为……鸣人是个一点都不基的正经男孩子啊(括弧笑)。

“为什么要找我问?我不搞你那档子事的啊?”牙满脸惊恐,“而且这学期他刚转学过来时引发那么大轰动,你都不知道?”

“哪档子事……不管了,再说我为什么要去关注那种讨人厌的帅气转校生啦?我又不搞gay的。你快说快说,”鸣人不耐烦。

两人在体育课的间隙偷偷摸摸地缩在小卖部的后面互相交换情报,牙环顾四周,紧张了半天才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并难得语重心长地劝解道:“这个目标的难度吧……”他沧桑地叹了口气,“老实说,有点难以启齿,但你毕竟是我的兄弟不是?我总得在你即将失足太平洋的时候给你提个醒啊!这位仁兄的攻略难度等级在学校里可是仅次于我的,都转学过来一个月了还没有一个人来给我提供一份成功攻略,别人的可都有一打。”

鸣人看着从身高、体重、星座,到关于这位新校草相关的所有小道消息,详细得堪比国家级情报人员年度汇总报告的小本本,实在有点难以直视身边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很正经的男孩。看他说的话,似乎还把学校受欢迎的男生攻略难度等级排了个表。鸣人拍了拍裤子站了起来,不敢去看他的好友,深沉而凝重地给予了自己的体贴:“那个,谢了。不过……那什么,虽然你对我有这样的心思吧,可我的确对男生还是非常不感冒,所以你也不用费劲心思地来阻止我……”

“啊?”牙一脸茫然,“不是你之前一直暗恋我来着么?我还以为你终于意识到与我的差距而痛心放弃了呢。”

鸣人:“……呕。”光是想想就按捺不住要从喉咙里爆发的午饭。

当两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面对面,其效果简直堪比朋友圈里贴着小黄图的往生经啊。

“那你干嘛收集的这么详细?”

“工作啊!收集男神女神的情报和照片,卖给那群喜爱氪金的爱慕者——当然像家庭住址、邮箱手机号一类的隐私我们全都不会流出,职业道德杠杠的!”鸣人一边听着一边双目茫然。

“我不是高中开学时进了我们学校淘汰率最高的‘根社团’么?因为有赤丸在,我的业绩可是冲得最快的了。”牙拍拍胸,“兄弟我仗义吧,给你提供的都是非黄金VIP都不能买的最详尽版资料,连他在学校一天去几次厕所的秘密都是有的哦!因为是我的兄弟,所以还有特殊优惠:买两份送证件照哦!”

“这是什么奇怪的违法社团?我要去举报你们啊!”鸣人用力扯自己的头发,“而且谁想知道那种人一天上几次厕所了?!”

“啧,你别小看我们!我们给的资料都是事先经过本人同意的好么?而且收入也会按比例均分。女神和男神也是不能靠全盘神秘来保持欢迎度的嘛。横向从小男孩的女神,到小女孩的男神,还有什么小男生的男神之类的全部包括!纵向从下仁小学到上仁大学,就没有我们不涉足的领地!我们从来就没有会滞销的情报和照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牙还在满怀自豪地背诵社团宗旨,“这就是情报大神留下的意志与力量呀!”

“是八卦神吧……”鸣人满脸= =。

“哎呀,你和我还装什么?”牙一把哥俩好地揽住他,“我早从会长那里听说你上个月天天光顾我们上仁大学总部的生意,光一个月就凭销量冲上了VIP会员席啊!不错不错,前途不可限量!”

鸣人感觉自己可能现在满脸都是血,“你们的会长……”他回想起了上周在那个厕所里经历的“说出你的名字”的恐惧,“不是佐井吧?”

“哟!你见过啊?”牙比了个刺眼的咧嘴笑容。

鸣人:“……”当然见过啊!上个月笑眯眯地不知道从他这里骗去了多少金的辣鸡照片贩子么。

“对了,”很有几分小羞涩的鸣人别别扭扭地问了最后一句,“话说你们这里,就是那什么,我的资料有没有可爱的女孩子来买呀?”

“瞎说!”牙爽朗地哈哈大笑,“一个女生都没有啦!你可是我们社团出了名的赔钱货!欢迎度低,攻略方案还难度Z,好容易遇上买主了,还是个浑身肌肉和胸毛的体育生,讨价还价到一百日元最后都舍不得呢!会长说了,反正会压箱底,你的档案就不用浪费资源去更新了,所以也没和你说啦!”

鸣人:“……你不是才说从没有滞销的吗(╯‵□′)╯︵┻━┻”

 

其实距厕所事件发生后的一周里,鸣人也并非什么也没做。

他想要撕碎珍藏的“女神”照片——然而不管是出于氪的金,还是那张脸,他都不忍心下手;他想要把这件事当做永远的黑历史丢进那个厕所水坑——却在得知了“女神”的真正身份以后,还是成天借着上厕所的名头,三次、十次、无数次地经过隔壁班的门口,偷瞟那人冷淡的侧脸;他在床边粘了巨大无比的标语,警戒自己千万不能堕入搞gay的深渊——却像个花痴的小女生一样成天偷偷摸摸地打听那人的消息,即使是毫不靠谱的流言,更甚的是,还在校园网注册了匿名账号,去为那些清晰度堪忧的偷拍照贡献销量。

然后……

为什么呢?

突然就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鸣人回想着自己小学风的日记:

“4月19日,发现新照片买贵了,好气”——一张模糊的侧脸

“4月21日,忘了带作业,小樱吼得好大声”——一张等车的背影

“4月23日,被书柜的大部头砸伤了脚趾QAQ”——一张握笔的手

……

到底从哪里开始的呢?

自己就变成了花痴狂似的大变态。

他在厕所里用水拼命打自己的脸:忍住!漩涡鸣人!一定要控制住自己!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战斗!输了就再也不能直起腰板对抗“搞gay”标签了!一定要稳住!

……然后在回班上的时候,又下意识地转头了。

“鸣人!”伊鲁卡莫名其妙地看着走廊上用双手按住自己脑袋不让它转动的学生,“能过来一下吗?”

“找我有什么事吗,伊鲁卡老师?”正如伊鲁卡担忧的那样,现在的鸣人又和刚开学时一样陷入了情绪的低潮期,整一个人都耷拉着,像被六月天的正午太阳暴晒了一个小时的小白菜。

单身多年的伊鲁卡老师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很有责任心地开口:“鸣人啊,虽然这个问题呢,对于你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来说,确实很难以启齿,但是就像我常常教导你们的那样,讳疾忌医是很愚昧的事情。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开明了,这样的小毛病不会有人嘲笑的。就像我,”为了学生甘于奉献的伟大人民教师伊鲁卡咬紧牙关,“老师其实也是有这种困扰的哦!”

鸣人猛然抬头。

两道同时发出的声音:

“伊鲁卡老师喜欢的女孩也是喜欢穿女装的基佬吗?!”

“有那种病也没关系,及时去泌尿科检查治疗就好了!”

伊鲁卡和鸣人:“???”

区区一句话里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伊鲁卡感觉自己的大脑零部件正在“咔咔”挪动着,发出最后的讯号:“我可能……已经……没救……了……酷哇【吐血声】”

“你不是在为尿频尿急烦恼吗?”伊鲁卡又惊又怒。

鸣人更是完全没弄懂状况,“我很健康啊!吃喝拉撒一个问题也没有!”

伊鲁卡的半边大脑还在为那句话苦苦思考之中,而那头鸣人已经凑上来了,满脸关切地按住他的肩膀,“伊鲁卡老师,你一定要好好去医院检查,有这种病也没关系的,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哦!”他很有担当地拍拍胸,“我也绝对会帮你保守秘密,不会嘲笑你的!”

伊鲁卡:“……”

以上。

举出这个例子,就是为了深刻地说明,因为这件事情,鸣人的生活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干扰,也更深地被他人误解了起来。所以最终发展到现在——开始花钱去买情报的现在,也不算是一件多么惊人的事情了。

 

虽然十分痛恨学校这群看脸的颜狗,也十分不忿自己与这个一转学来就横冲直上地成了“根社团”最受欢迎人物榜首之间的待遇差别,但回到家后的鸣人,还是躲在厕所里,做贼似的把层层包裹的小本本掏了出来,认真地研究起来。

……宇智波佐助,现年17,身高1米68,狮子座。乃颜王星星球王子,为了两球的和平与美好降临地球,并且为了真正地融入地球,而选择成为木叶市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然而虽然他竭力保持低调,那股生来就注定不凡的气场还是让他备受他人瞩目。正所谓“宇智波之所在地,颜狗皆跪服!”。

这TM都是什么鬼?鸣人愤愤砸了本子。

“哦,你发现啦?那其实是会长亲自撰写的版本啦,据说添加了些许想象的元素,”牙在电话里笑呵呵解释,“不是说我们社团很有职业操守的么,所以不经过本人同意,我们是不会卖这种资料的。唉,都怪你的男神太高冷了,不管全社团上下怎么撒娇打滚他都不同意呀,我们只好含恨看着这棵摇钱树成天在面前显摆,又不能卖不实情报搞坏名声。兄弟心里苦啊!”

也就是说只有前面一句话是真的么,鸣人郁闷不已,“奸商!那你为什么要给我这样一堆东西?”这还不如自己知道得多呢——喜欢穿女装啥的,搞基啥的。

“因为会长说,这份资料全世界只有你会买账啦哈哈哈哈哈!”

“去你的!我告诉你!宇智波佐助是个喜欢穿女装的大变态!是个大基佬!”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电话里牙笑得更夸张了,“你怎么比我们会长还想象力丰富啊哈哈哈,来来来,笔给你,下回你来编!”

鸣人:“……(╯‵□′)╯︵┻━┻”

“鸣人?鸣人!鸣人——”玖辛奈一路狂冲上来踹开厕所门,“叫你多少遍了还没听见?!”

“没……我……吃多了,”鸣人瑟瑟发抖。

“那就吃消食片啊!躲在厕所里管什么用?”

“嗯?这是谁的照片?”玖辛奈把地上的证件照捡起来,“长得很帅嘛,而且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呢,”玖辛奈有些纠结地回想了会儿。“对了,你之前不是一直都把那个小姑娘照片当宝的吗?现在怎么换成男孩了?”

鸣人实在不好意思说,其实这个好看的男孩子还是上个月那个好看的女孩子,只好闭着眼睛撒谎,“是牙硬让我拿的。听说叫宇智波佐助,是什么星球来的白痴王子,为了爱与和平来到地球体验高中生的生活嘶——”鸣人满脸委屈地捂头,“打我做什么?”

“谁让你又瞎说,傻孩子,”玖辛奈收回拳头,慈爱地看着他笑,“不过也巧了,我刚还想和你说来着,妈妈今天遇见了熟人哦。宇智波一家你还记得吗?他们一个月前从英国搬回来了,今天正好把房子重新装修好了在准备搬家,所以和以前一样,我们又成为邻居了哦。”

“不过你真的连佐助都不记得了呀?小时候你不是天天爬他们家的墙,说一定要和佐助结婚,还要生一个军队的小孩么?”

“轰隆”一声巨响!

继上周以来,鸣人又再一次经历了“厕所惊魂”事件。

为什么厕所里总有这么多人生不能承受之重的大咪咪?鸣人无语凝噎。

“可那个小男孩……”不是一个成天戴着猫耳发夹,肤白,貌美,齐耳黑发,可爱得不得了,让他就算长大后知道原来那是个小男孩也觉得不亏((#`O′)还说自己不gay)的超级正点小正太么???

但也没错啊,鸣人想起上个月自己对鹿丸的描述:“颜正!肤白!腿长!漂亮到要削膝盖供奉的黑长直……”小正太长大后成了大女神……好像也没哪里不对哦?

鸣人猛地蹲了下去,在玖辛奈万分惊恐的眼神里抱住她的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自幼儿园经历初恋搬家事件以来,他还是第二次哭得这么撕心裂肺,“我真傻,真的,”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怎么又瞎了?我怎么就跳不出这个坑呢?他怎么骗了我的初恋还要骗我第二次啊?”

虽然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玖辛奈还是心疼地抱住了自己的傻儿子温柔安慰,“是关于佐助的事吗?可你又不是才知道幼儿园的初恋是个小男孩呀。宇智波那家的小孩才想哭呢!我今天听他妈妈说,他一直到上个月回国才知道,小时候扎着羊角辫天天给他表白的小女孩原来是个男孩子,说是感觉世界观都碎掉了呢哈哈哈哈哈。”小时候成天给儿子扎羊角辫、穿南瓜裤的罪魁祸首哈哈大笑。

鸣人:“……= =”

 

而同一时间的另一地点,根社团里被排挤来负责“全校最不受欢迎人物情报&攻略”的社团新人正抱着那堆积灰的档案盒怨天尤人中。刚进社团时想要大展才能,成为“年度最佳销售员”的雄心壮志现在全都碎成了渣渣,他对着档案人物笑得灿烂无比的照片哽咽起来,“为什么?”他不服,“长得这么可爱却是个基佬?”连带着在女生中的市场也只能用“惨剧”来形容。

“这里还有没有人?”

这个声音对所有根社团的人来说都只意味着一件事:“社团镇团之宝!”“发家致富的曙光!”。

新人猛然转头,眼睛炯炯有神:果然,是新来的校草!

“有的有的!”他擦干眼泪大喊。

宇智波佐助站在桌子前,正满脸黑气地看着他——新人对这股黑气十分熟悉,因为它们这一周以来随时随地都缠绕在校草身侧。

“有、有什么事么?”

“你负责卖漩涡鸣人的资料?全部多少钱?”

新人自从被派到这里来坐冷板凳整整一个月,这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问题,他傻愣愣地点了点头,“一百日元。”

校草微微皱了皱眉。

“五十……日元,也是可以的,”新人艰难道。再低下去就真的要赔钱了——还有人工费呢。

佐助皱眉皱得愈深了,过了许久才在新人的兢兢战战里做出了决定:“除了被你鼻涕弄脏的那一张,其余都要了。”他掏出钱包,很是霸气地抽出了所有大面额,“告诉你们会长,这些版本都太落伍了,不想我去举报就快点更新。”

他把档案盒用报纸包了往外走。

新人直愣了整整半小时才找回了脑子。

“哇啊啊啊!!!”他一阵风似的狂奔着去见会长,一边大哭着呐喊起来,“大新闻啊大新闻!”他痛哭流涕,“赔钱货被摇钱树买走啦!!!”

评论(30)
热度(248)

2017-04-28

248

标签

佐鸣